娱探丨影视复苏⑥:剧场停工近半年损失过千万 还在吃年前老本

佚名影视快报人气:69307时间:2020-06-05 06:41:01

从全国各地保利剧院发布的信息来看,疫情之前已经成熟运营的剧院平均上座率在70%以上,上海保利剧院2019平均上座率达到74%以目前各地发布的30%-50%核载量对照,剧院倘若在当下复工势必面临20%-40%的观演人次折损,而演出行业的特殊性也决定了这几乎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本系列其他稿件: 娱探 | 影视复苏①:为了活下去,影院经理改行做外卖骑手 娱探 | 影视复苏②:餐馆都复工了,影城何时能开门迎客? 娱探 | 影视复苏③剧组复工侧记:频繁消毒但不刻意删减亲密戏 娱探丨影视复苏④剧组开机量猛增但债务官司扎堆 行业积弊待去除 娱探丨影视复苏⑤:剧场开工有望,但话剧演员们快还不起房贷车贷了 腾讯新闻《娱探》 作者:邵登 责编:柳星张 5月11日,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召开推进文化经营场所开放管理工作的电视电话会议。根据其中的表述,文旅经营单位需认真落实“限流、预约、错峰”要求,营业性演出场所不超过最大核载量的30%。进入5月中旬,全国多地发布了复工指导意见,而对于防控核载的量化标准也因地制宜进行了调整。 浙江省在5月21日表示,影剧院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接待量应控制在最大容量的50%以内,贵州省发布的防控工作实施方案也指出,“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影剧院,观影人数不能超过额定座位的50%。”广东省则依然要求,剧院演出场所观众限制在座位数30%以内。 从各方透露的信息来看,演出行业正在积极制定防控标准,全面复工在即,观众也终于能够回归剧场,然而现实却并非如此乐观。 《娱探》对此采访了经营性演出场馆、专业交响院团以及演出制作机构,从反馈的信息来看,尽管复工指导消息相继在各地出台,但由于演出行业的特殊性,30%-50%的核载几乎没有盈利的可能性,而疫情带来的心理影响,也仍将长久地降低观众的返场预期。尽管在复工意见中,剧院与影院被合称为“影剧院”,但比起电影及院线行业,演出行业的复工形势来得更为严峻,当下也更为生死攸关。 1、剧场运营成本高昂,限制性的复工无法收回成本 春节前的1月17-19日,深圳保利剧院以李宗盛作品音乐剧《当爱已成往事》 作为2019年的收官演出上演,这一年,保利剧院共演出230场,对于2020年的预期也基本持平。 李宗盛作品音乐剧《当爱已成往事》 舞台剧照 随着新冠疫情的蔓延,剧院逐渐发布了年后演出的取消公告,1月23日,保利剧院通知称,原定1月30日(大年初六)晚举行的脱口秀《喜剧不凉人》取消,票款将原路返回。 大年初二,深圳保利剧院营销总监余翔接到了“做好停演准备”的通知,在该剧院的微博中,置顶着3月23日发布的退票通知,余翔透露,预计今年1-6月剧院总共取消演出50场,直接加间接损失达1200万元。由于每年的1月份都是演出的黄金期,目前,零营收的剧院还在消耗1月份的收入。 据《娱探》了解,尽管各地已经在5月发布了影剧院的复工消息,但影剧院复工的比例不高,甚至多数剧院尚未针对复工做出排演方案,据业内人士分析,限制性的复工,对于演出行业的复苏帮助作用并不大。 从全国各地保利剧院发布的信息来看,疫情之前已经成熟运营的剧院平均上座率在70%以上,上海保利剧院2019平均上座率达到74%。以目前各地发布的30%-50%核载量对照,剧院倘若在当下复工势必面临20%-40%的观演人次折损,而演出行业的特殊性也决定了这几乎没有赚钱的可能性。 同为线下娱乐文化经营性场所,电影院与剧院在营收模式上有着较大的差别。以影院为例,根据艺恩数据,2019年,全国院线平均上座率为11%,但与剧院不同的是,影院通常会有多个影厅供排片,并且可以通过全天从早到晚的高频次的排片弥补单场的低上座率。 而剧院的不同在于通常大型剧院的配置是一大一小两个演出厅,而由于演出的特殊性,通常只能晚上排演一场,周末也顶多在下午加演一场,因而,演出必须通过提高上座率完成足额的营收。 此外,演出行业较之影院的运营成本也更高。与影院通常采用邮寄形式寄送硬盘拷贝不同,剧院引入音乐剧、话剧涉及演职人员的出行,舞美的物流等高昂支出,根据演出规模大小,前期成本从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部分大型演唱会的舞美甚至在千万级别,按照演出行业固定成本支出计算,通常需要达到70%的上座率才能够盈利,而从当前各地的指导意见来看,按照30%-50%的上座率要求,如果不将票价提高到天价意味着必然亏损,而抬高票价又必然影响观众的购买欲,因此,即便复工的指导意见已经出台,各地商业演出一时间也难以恢复。 2、演员终将回归剧场,但技术人才却未必能回来 即便短期内国内疫情得到了更好的控制,演出随之全面恢复,是不是行业就能够在短期内获得复苏?从多位业内人士的分析来看,情况也并不乐观。 余翔透露,目前国内剧院演出市场里,国外团体的演出占60-70%,保利院线在国内、国外作品的选择上基本持平。尽管涉外演出的比例不算高,但涉外演出占营收的份额较大,而由于新冠疫情在海外的扩散,预计2020全年的涉外演出都会受到严控,因此,下一阶段的损失目前不可估算。余翔也表示,即便疫情解除,观众的心理障碍也难以解除,剧院想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准,受制于多个层面,一一解除需要的是时间。 相较于依托演出收入的剧场,有着财政支持的专业演出团体在疫情期间的日子要好过很多。 据深圳交响乐团副团长邵兵介绍,作为深圳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直属单位,深圳交响乐团去年的商业演出收入达两千多万,此次疫情尽管影响很大,但由于院团能够得到财政经费支持,对于艺术家的生存影响并不大。国外艺术家们的生存状况却更严峻,据邵兵介绍,国际上一些商业院团在疫情中直接与艺术家解聘,将其推到社会中领取救济金。 目前,深圳交响乐团在演出尚未恢复的阶段,重点工作是线上音乐会的录制和直播工作,今年4月,乐团录制的三场音乐会也通过腾讯视频艺术频道进行了线上播放。据邵兵透露,乐团还与音频平台喜马拉雅合作开通了空中音乐会栏目,尽管短时期内无法恢复正常的商演,但整体而言,乐团的业务还在平稳进行。 据数据显示,当前全国在业存续的演出企业共40.6万家,其中,民营机构占大多数,如果说财政支持的剧院还能够正常运转,民营演出团体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戏剧制作人、北京央华时代文化创始人王可然告诉《娱探》,真正令其感到忧心的是因为这次疫情影响到的演出行业技术团队和技术工人,以央华自疫情之后取消的100场左右演出计,总共影响到了200-300名技术人才的就业,他认为,疫情之后,演员和制作方都会慢慢恢复,而技术工人却不一定能够回归演出行业。 “之前的十余年里,我们的演出是稳定的,他们的职业就是跟随我们的演出,基本上我们技术团队的制作工人月收入能够在6000到15000之间,他们的流失才是我最大的担忧。” 王可然透露,央华每年有200到350场左右的演出,长期合作的技术人才与央华的合作已经能够保障这部分人群以及他们背后家庭的生存。这部分技术工人在与戏剧团队的长期磨合下,已经有了稳健的质量标准,是行业不可或缺的人才,而目前,这部分人才自2月以来已经全面停止了剧场方面的工作,“如果说他们选择在这个阶段去做外卖配送工作,今后还有回流的可能,如果去从事了更稳定的职业,就很难再回归剧场了。” 3 演出市场复苏公益先行 线上运营并非解救剧场灵药 困难重重,演出行业的上下游如何应对? 余翔表示,疫情之前确定排期的演出除了部分确定取消,还有部分和演出方协商一致做了延期处理,双方在此期间均做好准备随时复演。 为了维护观众的艺术需求,保利总部也将上百部有版权的作品在保利云剧院免费上线,此外,还将开启一些公益演出,把观众先拉回剧院。目前,深圳保利剧院已经开始了公益演出的报审工作。 据保利方面透露,保利华南区的9家剧院也在上周与总部领导举办了复工复产的会议,总部特别强调,复工复产首先要保证人员安全,严格按照规定及当地政府政策要求开放。“我们作为央企,首先得把政治责任、社会效益扛在肩上,其次再是经济效益。” 深圳音乐厅开放了限制性的复工,迎来了一小波观众 据深圳音乐厅方面透露,场馆目前已恢复了公益音乐会活动,5月31日,深圳音乐厅举行了疫情后首场面对公众的线下公益演出。根据广东省相关规定,演奏大厅的1680个座位实行了间隔就坐,确保观演时观众之间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所设300张门票不超过总座位的30%。此外,电子派票系统也全线启用,采用线上抢票+快递派票以及多个线下取票点领票的方式,避免人员的聚集。 演出者在现场表演时也戴着口罩 短期来看,影院的复产与商业无关,更多的是以公益属性满足市民的文化需求,而作为民营机构,开心麻花方面考虑的更多是为未来布局。 在线下演出受阻的几个月中,他们积极探索时下处在风口的线上业务,从短视频和直播开始布局。但在大量民间MCN将短视频和直播做到风生水起的同时,开心麻花这样的专业剧场团队能否把线上业务做好,也还有待市场的考验。 进入5月,开心麻花演员徐赫辰开始和公司同事集体创作一些搞笑小视频在短视频平台播放。徐赫辰认为,开心麻花团队的优势在于表演和创作,但这并不代表就一定能做好短视频,舞台表演和镜头前表演的方式有所不同,“拍影视作品的时候,内心需要更丰满一些,而舞台需要照顾到观众,需要更外向,表情和肢体要更夸张。”剧场演员的表演经验用在镜头前,还需要经过一番调整。而在内容层面,怎样找到短视频用户的喜好,也是他们需要研究的。 而王可然在当下并不愿将剧场的业务与线上挂钩,在他看来,戏剧表达依托的就是剧场,影像的传达没有剧场的任何特质,戏剧最终还是要回归剧场。王可然认为,如果说戏剧制作团队需要考虑变现问题,不如去将戏剧作品影视化,将已经具有观众基础的作品拍成网剧。 而在表达了行业当下面临的困境之余,王可然也表示,剧场只是疫情带来的很多行业灾难中的一环,在当下的局面下,戏剧人乃至演出从业者也必须与全民一起共克时艰:“很多行业将会表面复苏,但实际上很难复苏,在同一个灾难的框架下,大家都是在共克时艰,我们只能在现有的环境下、现有的政策支援下去做,就是你这个行业原本在国民经济中和社会文化生活中拥有什么样的地位,在这个灾难下你就是怎样的。” 往期回顾 娱探丨2020了,国产剧为何还在悬浮 娱探丨227大战后,肖战还有机会翻身吗? 娱探丨疫情影响下的娱乐圈:当网红成了时下最诱人的工作?

本网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上公开资源,只提供web 页面服务, 不提供也不参与各项直播及影片录制、下载、上传、储存。本站永久免费更新分享最新剧集,欢迎大家使用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